朋朋博客

我要秒赞网站长博客

无麻烦不成朋友:经得起“麻烦”的朋友才会让关系升温

苗苗是我的大学室友兼好友,如今在上海工作。临近春节她回老家,需要在南昌转车。因为没有买到当天回老家的汽车票,她需要在我家住一晚,我特别欢迎。

我下半年生了二胎,她总觉得住我家太麻烦,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于是微信聊天经常是这种画风:

《无麻烦不成朋友:经得起“麻烦”的朋友才会让关系升温》

她因为需要我老公车接车送,所以总觉得过意不去,给我们添了很多不便利。

其实我想跟她讲,一点儿都不麻烦。朋友就是用来麻烦的,越是经常“麻烦”,关系越容易亲近;越不愿意“麻烦”朋友的人,朋友越少,朋友之间的关系越疏远,最终走向陌路。

过了而立之年,转身看走过的路,人生的朋友都是点断式的。小学的朋友永远停留在小学,初中的朋友停留在初中,高中的朋友或许能陪你走得远一些。你如果在异地读大学,毕业后回家乡工作,毕业后大学朋友零交往的概率特别大。

如今,我的通讯录里没有一个小学朋友,初中朋友也只有两个,高中朋友偶尔联系的有一个,经常联系的没有。大学朋友经常骚扰的也只有苗苗了。

我专科和本科是在不同大学渡过的。专科读了三年,本科读了两年。我对专科的同学印象更深,本科阶段整个班级本来就是拼凑起来的,班级氛围不够团结。

我在专科阶段也有一个室友兼朋友小姚。她是我进入大学认识的第一位同学。大一入学报到,我进宿舍的时候,她已经一切收拾妥当。她帮我铺床,收拾东西,所以我对她的印象特别深刻。平时不愿意去食堂,也是麻烦她帮我带饭。大二下学期的端午节,我还去她家玩过。大三毕业前我们一起顺利通过了专升本考试,只是我们本科阶段不在同一所学校,但这并没有影响我们的关系。我们经常串校互访,友谊的小船继续前行。

毕业后,她参加了大学生村官考试,成功入围。之后几年,她又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正式的编制员工。这期间她也来南昌参加过考试,在我租的房子里住过一晚。如今我们不在同一个城市,更不在同一个行业,之后我们的联系慢慢变少。虽然联系减少,但是我们每次通话那种亲近感会立刻回来。我结婚的时候,她还来参加了婚礼。

但是从去年开始,我们的联系减少,偶尔的互动也找不到曾经的亲切感。我知道这是我们关系疏远的开始。假期我邀请她来我的城市游玩,她说要加班,我拖家带口怀着身孕更不方便远行,一来二往也不提串门这件事了。

苗苗是我本科阶段认识的朋友。我们成为朋友的那一年应该是我人生中比较灰暗的年份之一。那一年诸事不顺,心情沮丧到了极点。后来,她跟我讲,这些她都看到了,她帮不上什么忙,只能让我自己去经历,然后祈祷一切都快好起来。

本科毕业,苗苗考取了上海的研究生,其中还到美国学习了一年。毕业后一直在上海工作,我人生的重要时刻,结婚,生孩子,她都见证了。几乎每年都可以跟她碰面,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因为我和苗苗一直都有麻烦对方的事情。不管她走到哪里,我一直在她回家的必经之地等着她:她来我欢迎;她走我欢送。

不断给彼此制造“麻烦”的朋友,看似麻烦了朋友,其实是给相互间制造了亲近的机会。

朋友,有事没事随时来麻烦我吧。

点赞
  1. JxhoqxZvpBFy蛊鲎 says:

    啦啦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