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起风了》是宫老爷子的收官之作,主人公二郎以日本零式战斗机设计者堀越二郎和作家堀辰雄为为原型(堀越二郎是宫崎骏的父亲)。集中代表了宫崎骏的艺术成就和艺术理念,成功塑造了集高度专注理性的堀越二郎和文艺浪漫的堀辰雄与一身的二郎形象

很多小朋友都梦想过当飞行员吧,对飞行的幻想,对天空的探索从古到今一直是人类渴望征服自然的体现。二郎也是如此,很小便热爱飞行,幻想着有朝一日能驾驶自己设计制造的飞机飞行。

昨日做梦的少年,已经进入了三菱重工,开始了他的飞行器设计师之路。

一直在二郎背后支持他的是当时意大利著名的飞行器设计师卡普罗列,电影中卡普罗列一直以梦中相会的方式出现,这样的设定使电影叙述更加流畅,更加梦幻迷人。

电影还有一条爱情线,女主角以堀辰雄小说菜穗子中菜穗子和宫崎骏的母亲为原型,菜穗子灵动文艺,与二郎一见钟情,但身患恶疾将不久与人世,只想着尽快与二郎成婚,为了爱情踏遍千山万水,这段艰难的爱情依然让二郎感受到幸福。成婚当天,菜穗子身着日本传统和服,头带着白色茶花,美丽无比。茶花是很多文化中的不详之花,因为其凋零时整朵落下,被视为断头花,物哀与幽玄的日本美学之道,借此可以窥探一二。

影片结尾,广袤的草地上全是二郎设计的零式战斗机的残骸,背景是漫天的硝烟,日本战败。二战时,日本生产了两千多架零式战斗机,它们入侵中国.朝鲜等国家给当地人民带来了沉重的痛苦,而两千多架零式战斗机及其飞行员去了就没有回来。

“飞行是受到诅咒的美梦”这是二郎听卡普罗尼讲过最多的一句话。因为飞机被附着成为杀戮,甚至破以及破坏的道具的命运,这就像金字塔,创造只是为了埋葬。二郎只希望能够建造美丽的飞机。起风了,这却不是清爽的风,而是呼啸而过的风,是含有毒素的风,是将人生连根拔起的风。狂暴的时代之风已吹起,狂风大作,而我们只能生存在这种状态中。诗人病亡于旅途的时代,能做的只有“用我之手,尽我之力”。

影片最终演绎的生命轨迹,都仿佛是一种生命情感的生存样式。虽然有时未必实是,但是作为一种艺术样式,那就足够让在场的人深深思考一番,影片《起风了》的社会意义是不可否认的,它为日本左翼艺术家反思战争提供了一个很好摹本。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朋朋博客 » 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